阿页

垂死病中惊坐起

很久没上线,就算上线也是腆着脸不评论不点心地爬墙。

然后看见了一个id叫织田作之助的号。

然后翻了翻那个id的主页。

……

心情复杂

我要去一个没有自我的地方。

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学习反而是一个逃避自我的好事物。
我可喜欢一切让我避开自身的东西啦。
可能很久都不会再上lofter,至少明年高考后吧?
如果发现我点心和小蓝手却不评论,原谅我。
那么各位,后来见。
(并没有什么人可能。)

没有新月斑纹的熊。没有新月斑纹的熊。——太宰治《狂言之神》

我自得恶果,所以不必悲伤;我不抱希望,所以不绝望,我自寻路,一个人走,所以不反激。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木心《文学回忆录》

或论蹲坑《文豪野犬》的优越性

刚在爬墙文野tag的时候被母上看见了。
“高三了看什么小说!”
“……这是读后感啊老妈您给仔细瞅瞅里面作家名字可多了全是些大文豪(野犬)!有助作文的!”
“……”

I expect to be interesting.

存梗 · 正剧向《Competitive Travelers》(原创女主会死有)

如题。存梗小合集第二发。占tag抱歉以及看上的尽管拿去玩。


——分界线——


正剧向,主线一句话概括即“‘书’来了大家快来抢啊”。能扯多大场就扯多大场,想写什么沉重的人生思考啊或是什么荒诞而愉悦的纯虚构战斗啊都可以。总之是一场文野世界观浓郁的狂欢向。

原创女主有,名字叫Acnia,已死退场。

身份设定是来自英国方面(看情况和阿加莎及钟塔扯点关系),金色短发祖母绿眼睛。十分尊敬太宰治。异能名为“在刺目的阳光下——滋生着的”,是个外套内的双层异能。外层是目光直视时有精神威压类效果,内层是对于精神威压的对象如果了解了姓名,就可以拥有借用异能的一次机会。

前提一:对方的姓名的确是真名。

前提二(重点):那一次异能使用目的必须是异能原主也会心甘情愿的目的。

退场剧情设想:

首先是Acnia跟从太宰,在太宰授意下向中也传话“许愿神登场了”,顺便打了一架,打架过程中获取了中也的异能样本。

由反派用某种手段从外部封死了一个地下公众场所。(手段大约是凭空搬运填充物之类,太宰的异能对于非异能制造的物质本身无用)地下通风系统毁坏且有定时炸弹。Acnia先是通讯问太宰“太宰先生,我有个问题请您如实回答我——中也先生的‘污浊’,足够打穿这些封锁吗?”

得到肯定回答之后Acnia使用盗版“污浊”打穿封锁,然后死亡退场。

墓志铭(重点敲黑板)有一个某节生物课半睡半醒间想到的反话设定——

“难过极了。”

“这世界不存在任何幸福。”

“我没有完成任何有意义的事。”

“我不被任何人在意,也未曾爱过。”

“我为什么还没有死呢?”

(由最后一句话反推此人已死,那么倒着回去:我已经死了,我曾被人在意也曾爱过他人,我完成了有意义的事,这世界充满了幸福——别难过。)

(我反正觉得挺带感的。如果是宰解说就更带感了。)

然后这个CT的结局大概就是在“文野同人CT”tag里已经写过的《没有前文的收束》,太陀的胜利(诶嘿?)。


存梗 · 太宰治中心《Collecting Tears》(原创女主友情向)

如题,占tag抱歉,题目只是为了凑首字母CT(相信自己能在“文野同人CT”这个自创tag里写个系列……才怪咧。)

高三了哪怕有机会摸到笔记本也不敢直接码正文,先记个梗等着放假了写。

有谁看上了的话随便拿去用……一般这么说都没人会用。


——分界线——


女主名字暂时没想好,就用z代一下。z的异能是“我将死了又死,以证明生是无穷无尽的。”【泰戈尔】也就是死亡后重置的异能。受了伤不要紧,自杀一次就好了——之类的。

表面身份是和织田作之助搭档的黑手党底层人员。实际上直接听命于首领,偶尔做一些较为危险的非常规黑手党工作。也就是字面意思的卖命(死啊死的就习惯了)。

对于织田作之助那种“不杀人的黑手党”的行为准则抱有看热闹的态度。但作为工作伙伴对于织田作之助只有好感。由此也与干部太宰治相识,第一次握手后最近一次的死亡伤口复发,从此坚决不和太宰治进行任何肢体接触。

Mimic事件时不在横滨。

Mimic事件后继承了织田作之助的行为准则,连带着写小说的梦想一起——(重点敲黑板)写出了《完全手册》(这里就是我想记这个梗的重点了,也就是宰老在看的那本自杀N法红宝书)。

附带片段设想:

①和太宰治初次见面的时候顾及礼仪于是握了个手,小脸立马煞白煞白地。弄清楚人间失格异能后见到太宰治就开始怵。

②织田作之助的死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影响,只是让她试着活成另一个织田作之助而已。

③或许在官方剧情里会和侦探社宰再度合作之类的。重点还是在黑手党时期的友情向互掐。(侦探社宰在另一个CT梗《Competitive Travelers》里会被另一个友情向女主衬托,是的衬托)

④不可以苏。不可以苏。不可以苏。外貌设定是个蛮斯文干净的女生,对于黑手党全黑制服唯一的看法就是省的老洗。详细的说就是类似织田作的那种脑子直接了当的人。(不同的是人织田作多少有种经历了一些事后的回归感,而她从来没的)

⑤暂时想到的就这些……接着去码《Competitive Travelers》的梗记录。



太宰治中心——Goodbye 织太收束

如题。前文请翻tag文野同人CT。

此篇是系列收尾的织太篇。有种我磨蹭这么久其实只是想写一篇长长长长的织太的感觉……在这里对不起看了前面几篇的小天使们!我个太宰粉只顾着给叶藏镜头了并没有写出多大的CP感!

 

90°深鞠躬!

 

——分界线——

 

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今天夜里在和酒吧老板闲聊的时候叶藏随口这么一提。不明白为什么老板像是送走了一股威力巨大的龙卷风后释然地舒了口气。

 

那今天的酒钱就免了吧。老板这么说道,叶藏开心地星星眼后接着问:“有纸和笔吗?我想给朋友写封信。”于是在老板奇怪的眼光下动起笔来。写这封信的叶藏似乎很认真,收敛了自己平日里浮华的表情和随意的坐姿,简直像个神一样的好孩子啊,老板感叹,转过身继续手上的工作。

 

给不知名字的你:

 

你好呀。我的名字是大庭叶藏——或者太宰治。这你大约已经知道了吧?毕竟在我醒来之际,第一个叫我“太宰”的正是你,而给我“大庭叶藏”这个名字的也是你。

 

关于这个暂且不论。先让我告诉你,以你赐予我的身份,我来到人间之后的经历吧?

 

首先是国木田独步,他的到来开始了后面几个人的延续日常,是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呢。从他唤起的太宰治的记忆里也看得出来,尽管独处时太宰治还有八九在进行着自杀未遂,然而他一次不漏地、好好地将太宰治领回人间。

 

我并不是太宰治。

 

我想,太宰治对他大约是有着感激与钦佩的吧?一天到晚“理想”东“理想”西的男人,因此而具有的卓越行动力、践行在追求理想道路上而形成的坚毅品格、责任心与不动摇,种种品质缺一不可,否则会在与太宰治的种种来往间早早告败吧?

 

接下来是那个叫做芥川龙之介的小哥。确实如传言所说,“曾经是野狗”,不过本人貌似还没有明白自己已经产生的巨大转变,因而我循着记忆电影里的关键词,说出了“现在的芥川真厉害呢”这样的话。他那瞬间的表情变化真是让我不得不感慨太宰治其人一定在对待后辈方面罪孽深重。

 

啊,对于他来说,太宰治也就是我才对。

 

紧接着的这个人你一定认识啦——不,你的状况造成,你一定知道这之前与之后的一切吧——坂口安吾。异能特务科的公务员先生,除了任务和送照片以外拒绝了我的示好……啊,是的是的,我所做的“请人代付酒钱”本身是对于他人的一种示好哟。真的真的,我怎么会说谎呢,你要相信我呀。正如坂口安吾的独处画面里,太宰治千方百计坑人的同时其实仍然信任着安吾一样。

 

我并没有希望你把我与他相并看待的意思。

 

然后是森欧外先生。没想到看上去那副颓废的中年危机男子样的医生居然养得起一只金发萝莉!说来那只叫爱丽丝的萝莉为什么不让我碰她呢?有为什么听说了我最近有了绘画作品后很怵地缩到后面去了?我不过是画了自画像嘛,我不过是如实记录嘛。而森欧外竟然向我发出了黑手党干部的工作邀约,他专门重申了这项邀约是针对“大庭叶藏”而非太宰治。但我不能同意吧?

 

“当然不能同意啊!”接着赶来的后漆黑小矮人来找我喝酒的时候这么说了。语气笃定得让我任何询问的余地也没有。姑且当作自己做出了较好的选择吧?当时森医生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有趣极了。可是总找不到工作又是令我有些苦恼的事项呢。近来的日子里经过地下道时总会看见同我相近的流浪者彼此抵足而眠,他们无一不为相貌堂堂端正的美男子,且大多抽香烟。看来我也得留心才是,是否流落在底层的人都会英俊且吸烟呢?我把这个问题记在这里好了。

 

这封信,希望你能回复啊。

 

值得一记的事项差不多就是这些,最后,请让我做一番推理吧,若是有误,正如方才所言,希望你能向我指出,不论何种方式。

 

以上提到的所有人都可以引起一个现象即,他们用“太宰”之名称呼我时,我的脑海里会想出太宰治与对应者独处的画面,栩栩如生好似电影放映。

 

那么,为什么我从海边睁开眼之前,同样叫我“太宰”的你没有在我心里留下任何影响呢?你与他们究竟区别在何处呢?

 

我也是才想通这一点。原因很简单——他们都还活着。你与他们最大的区别、我想不起你的原因只是因为你已经——

 

你说对吗?织田作之助?这名字是我费劲调查而来的,你果然是照片中未被坂口安吾提起的第三人。具体的事项我没有问,只是莫名觉得你的名字若是用“织田作”也许会更顺口。

 

织田作。

织田作。

织田作。

 

织田作,太宰治在海里去往了你所在的地方,而大庭叶藏回到了人间。

 



——分界线——


最后的最后在随便扯几句。

这系列脑洞就这么写完啦!想来真是舒爽因为这是阿页第一次写完发表的坑……(还有脸说)第一次献给了太宰治先生我无怨无悔!(快够x)

最后高举太all大旗(织太除外)挥舞N次!

太宰治中心——Goodbye 双黑(伪)场合

太宰治中心Goodbye 双黑场合

如题。是太宰治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疑似殉情后三年,横滨出现了一个名为“大庭叶藏”的流浪青年次次喝酒次次找得到人代付酒钱的无剧情故事。

前文见tag文野同人CT

此篇是双黑场合(顺带夹杂一些被阿页战略性放弃的森鸥外场合修罗场)

 

“中也你其实是个好人吧。”(此句有参考双黑同人《无心蝉》,一篇平行世界设定的超棒的双黑文。仅是这一句而已希望并没有侵权之类的……大概)

 

——分界线——

 

今天注定是Lupin这家酒馆不长不短的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天。

 

所谓“黑暗”,带着字面意思而言,即是对于黑手党党首森鸥外亲临的最佳诠释。而“最为黑暗”是指,除了森鸥外以外,还有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紧随其后。

 

起因是最近这家酒吧的常客,疑似太宰治的叫做大庭叶藏的青年。

 

三年前的关于「书」的战争后,传言中太宰治最终是邀约了北国的死屋之首一同殉情,从此了无音讯。半年左右前陆陆续续传开的是,陡然出现的身份不明者,大庭叶藏,就是太宰治本人。

 

虽然好像失去了有关太宰治的所有记忆。这个消息传开后立场各异的许多人都来试探过,围观的普通酒客不免慨叹太宰治其人或许太过招花引蝶(划去)交际广泛(√)了些。他们中有人或许只是为了向故友告别,有的心怀叵测试图套取有用的信息,然而终归是被大庭叶藏牵引着走向了“代付酒钱顺带被整”的不归路。

 

(芥川:不啊我觉得蟹肉罐头挺好吃的。

安吾:是嘛可是他给我吃的蟹肉罐头里居然加了很多芥末,说好的失忆了呢为什么我觉得这股子敌意丝毫不减?

国木田:你们都有蟹肉罐头吃知足了吧。)

 

可今天这幅架势,不幸在这个夜晚坐进了酒馆的客人们心想,未免太夸张了些。来这家Mafia旗下的酒吧的常客多半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正是因为如此,在森鸥外喊着“爱丽丝酱还没有成年不要进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啊~”的同时追着金发女孩进入的时候,整个环境都寂静了片刻。

 

森鸥外不在意地向四周挥挥手说大家继续聊啊我就是来追个萝莉。大庭叶藏本来无所事事地在那里戳着酒杯里的微型冰山,看见爱丽丝的一瞬间反倒兴致勃勃地想要一把捞住这只萝莉。

 

萝莉带着混杂着畏缩与嫌弃的气场异常灵敏地闪开了。森鸥外和大庭叶藏同时挑起半边眉毛。伪·知情群众心里大呼活久见啊活久见,这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人敢捞首领家的萝莉,活腻歪了吧这是?

 

若是有真知情的群众大约会评论说你们这是没见过世面,当年太宰干部和首领怼的时候岂止是一个萝莉的闪避能解决的事?那是关乎现在Mafia存在的源头——异能许可证的事啊!那事情闹得可大了我哪天有空写本小说出来给你们瞅瞅……诶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是当事人啊老兄,唉唉唉相见恨晚我叫织——

 

不上面那段不可能出现的。

 

接着说酒吧里气氛一言难尽的画面吧。森鸥外眼见着自家爱丽丝被捞未遂,急匆匆过去——以一种中年事业无成的颓废医生宠溺幼女的步态——“啊这位小哥,我家爱丽丝看上去不是很喜欢你,不如我们喝一杯吧?我叫森鸥外,是个医生。”

 

这逻辑感人至深。大庭叶藏吐槽完毕后思虑着自己今天的酒钱还没人付于是点点头默许这大叔坐在了自己身侧。他看得出酒馆里其余人因为这个“医生”的紧绷反应,但他同样看得出森鸥外对自己没有敌意。

 

森鸥外随便点了杯酒,体贴地给爱丽丝买了杯牛奶(未成年人专属),与叶藏聊了些天南地北的话题,过程中甚至涉及到艺术方面。兴致起来的叶藏还提议说不如交换一幅自画像,角落里无聊地喝着牛奶的爱丽丝意味不明地一抖。

 

当中原中也迈进来并迅速引起一阵骚动时,森鸥外刚说完以下话语:

 

“小哥有没有兴趣来我这边工作呀?待遇很好的,当干部哟。”

 

所以,来之前听说了首领先于自己到达的中也,看见那个穿着夹克的青年居然有兴致勃勃的趋势时,果断地说了句:“拒绝。”

 

黑手党这是要完。重力操使居然当面反驳了首领的话?为什么?难不成这个大庭叶藏真的是太宰治?中也干部不该希望太宰治回归吗?

 

不等森鸥外继续说,中也一口气接了下去:“太宰治你个死青花鱼居然敢拒绝老子的邀请是不是活腻歪了?!”大庭叶藏忽然想起前几天貌似收到了一张字体随意的便条说是要到哪里喝酒云云,但因为目的地太远他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原来是在邀请“太宰治”啊,叶藏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般笑起来。

 

“啊——中也。”森鸥外听出了方才掩饰性的话题转移,却是配合地起身离场,“你来了。”

 

中原中也对于自己的插嘴后悔了一瞬间。不过仍是几步走到了方才森鸥外的位置坐下,斟酌了一下词句后开口前发现自己正被人以一种微妙的角度打量着。“中也,”发音和语调与太宰治别无二致,“你一直都在室内戴帽子吗?”

 

这是什么鬼问题。这么想着中也还是回答了:“啊,怎么?”“怪不得长不高呢。”叶藏微笑,状似诚恳地弯起眉眼,果不其然引起中也额头上阵阵青筋十字路口。“所以你为什么拒绝了我的邀请啊太宰!”中也咬着牙最后这么说了一句算是回应。

“哈?”叶藏歪头,“那个邀请不是给太宰治的吗?我叫大庭叶藏呀。”

 

他这话真心实意。“太宰治不是你的名字。”有个他全身心相信的人这么告诉他,言语温柔,“你的名字是大庭叶藏。这名字取得挺好的。很适合走在人间的人使用,而太宰治是属于天堂的。”

 

中也听到这个回复到是愣住半晌没言语,让叶藏想起芥川龙之介在他面前流露出的某个表情。他在心里轻轻地道了句抱歉。尔后语气轻佻而欢乐地邀请起来:

 

“别管那个太宰治啦,喝一杯吧,来喝一杯吧,中也,今天可是我们的初遇啊。”他笑着向中也举杯,中也回过神来认真地打量他一会儿,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与他碰了杯,一饮而尽。

 

那神情像是同时饮尽了某段与一个人共处的人生。还对芥川说什么别多想了呢,在酒精的作用下中也迷迷糊糊地嘲笑自己,到头来自己也没能放得下不是吗。那么再喝一杯吧,这一杯敬我们的相遇、这一杯敬双黑、这一杯敬你走向的光明、这一杯敬那场战争的结束……

 

这一杯祭奠太宰治这一生。

 

太过豪放的结果是烂醉如泥的中原中也听漏了叶藏低声的一句慨叹,这句慨叹同时也是属于太宰治的:

 

“中也你其实是个好人吧。”